勝利與悲劇(Triumph & Tragedy)

今年四月初,隨著台北玩家DVE即將入侵高雄,眼見機不可失,我說:「來玩Triumph & Tragedy吧?」。結果呢?接下來好幾個月T&T在台灣南北都有相當高的再上桌率,算是近期大熱門。

一切要從那場宿命對決說起。那個讓紅軍魂斷柏林的魏特曼。

P_20160404_104306.jpg

大家正在練習如何用手指在桌上走路(誤

簡單,卻完整的三相機制

Triumph & Tragedy(以下簡稱T&T)是GMT去年(2015)發行的木塊戰略戰棋,由東戰線(Eastfront 2)的作者Craig Besinque所設計。原先這款並不是2015年GMT最強力主打的作品,沒想到各方好評不斷、銷售一空,在極短的時間內就P500二刷,並且配件獲得全面性的提升。

在T&T中,玩家分別扮演西方盟軍、軸心國陣線、蘇聯紅軍,從大戰略格局主導1936~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中歐洲戰區的戰況。玩家手上最重要的資源就是國家生產力,而國家生產力則取決於三個狀態中最低的,分別是人口、工業、資源。

工業可以隨著每回合進行投資建設逐步增加,而人口與資源就只能從土地上獲得。土地,也就是生存空間。從有史以來,人類的戰爭,可以說一直都是圍繞著生存空間決戰。

每年開始,玩家可以任意分配生產力到三個部分:行動卡、投資卡、兵力。行動卡主要是進行外交爭取盟友,同時要移動部隊也需要行動卡,每季皆需打出一張,因此象徵著國家級動員的物資、人員消耗。投資卡則可以進行工業建設或研發科技,甚至可以進行諜報。兵力就是國家的命脈,在戰爭遊戲中的重要性不言可喻。遊戲中一共有七種兵種,各擅勝場,即使是最基本的步兵也非常重要。

每年年初玩家就要絞盡腦汁,決定今年的生產力分配。

這樣簡單的三位一體核心機制,建構起來的遊戲體驗卻是異常完整。

玩家從1936年開始,此時軸心握有主動權,擁有大量軍力與行動卡。盟軍與軸心相鄰且兵力較少,只有皇家海軍可以一戰,一開始就非常下風,且遠方印度無暇顧及,為紅軍囊中之物。蘇聯方雖然偏安,工業卻相對落後,需要時間布局。

P_20160404_155623.jpg

正欲攻略德里的紅軍飛機與陸軍

歷史的道標。海獅,還是巴巴羅薩?

歷史的進程,取決於玩家。有可能閃擊戰在1937年就發生,打下巴黎,又甚至跳過法國直接進行海獅作戰入侵英國。或是軸心與盟軍相安無事,軸心改往東南歐進擊,甚至使土耳其變成衛星國,直接威脅黑海與高加索地區。也有可能遲至1944、45才開戰,甚至整場遊戲結束都未開戰。T&T的歷史沙盒感非常強,打完一整場彷彿經歷了整個二戰歐洲戰場。

另一個我很讚許的特色,在於機制自然而然的促使遊戲有著不同階段的演變。一開始大家多會買行動卡進行外交攻略。外交的特色在於很容易取得資源與人口,但是也很容易互相取消陷入零和。一旦可以進行外交的國家逐漸變少,或有人建軍完整,或是外交失敗,這時後就會逐漸進入戰時體制-開始攻打併吞中立國家,最後演變至全面開戰。此時外交從遊戲的全部逐漸變成不太重要的部份,戰爭成為遊戲核心。這個由承平轉移至戰時的階段轉換,是T&T做的最好的部份之一。

Jpeg

由我扮演的蘇聯,一步步入侵波蘭與波羅的海三小國

坦克王牌,力挽狂瀾

回到那場對決。那年,1943,軸心敗像已露。

希特勒未能攻下巴黎,美軍又已經投入戰場,美軍猶如綠色狂潮。紅軍雖然攻下了印度、土耳其,與軸心鏖戰多年,逐漸取得上風,但眼看再拖下去,勝利可能是盟軍的囊中物。於是決定在後方援兵尚未跟上的情況下,主力大膽突襲柏林。

不料前線後方德軍在波蘭東部平原防守的一個裝甲師,悍勇抵抗紅軍陸空協同多達七個木塊的圍攻,整整撐了兩季的狂轟濫炸,也迫使前方紅軍主力陸軍全面斷補。一斷補,史達林快攻下柏林的美夢也就落空了,而那個扭轉戰局的精銳裝甲師,被我們稱之為坦克王牌魏特曼。

P_20160404_211515.jpg

圖中為迫使紅軍箭頭斷補的英勇德軍裝甲部隊

遊戲的最後,軸心已經油盡燈枯,紅軍則力竭於柏林郊外,由盟軍攻下魯爾與羅馬獲勝。像這樣驚心動魄的插曲,永遠可以一再提起、津津樂道。

也許,這就是我們愛玩戰棋並且樂此不疲的原因吧。

廣告

One commen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